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2-9544 国内统一刊号:CN21-1520/F 邮发代号:8-166 投稿邮箱:dfczyj@vip.163.com
三农聚焦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三农聚焦>>文章内容
耕地地力保护补贴政策农户响应分析——以新疆奇台县为例
时间:2019/7/2 10:38:05    来源:地方财政研究2019年5期      作者:刘航 杨俊孝

    杨俊孝/新疆农业大学管理学院

 

    内容提要:为了研究农户对耕地地力保护补贴的响应情况及其影响因素,本文基于新疆省奇台县376份入户问卷调查数据,首先对样本农户的基本特征、补贴发放情况与耕地保护情况进行描述性分析,从农户耕地地力保护响应意愿与响应行为两个维度出发确定农户响应程度指标,用主成分分析法确定指标权重,进而得出农户对耕地地力补贴的响应程度;最后用有序Logistic模型对农户补贴响应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结果表明:奇台县样本农户的补贴响应度平均值为2.40(中度响应),整体响应程度一般;农户年龄、文化程度、家庭中是否有村干部、耕地面积、务农收入、补贴金额、补贴了解程度、补贴满意度对农户的补贴响应程度有明显正向影响,到县城距离、土地块数与农户补贴响应程度有明显的负相关关系。

    关键词:耕地地力保护补贴 耕地保护 农户响应 奇台县

    

    土地是一项重要的不可再生资源,其数量和质量是国家发展、社会稳定以及人民生活的根基与命脉,而耕地资源作为农业发展、农业生产的基础载体,更是关系到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的重中之重。然而我国人口基数大,导致耕地资源相对匮乏,人均耕地面积远低于发达国家;同时,城镇化进程的逐步推进使得农地非农化农民城镇化的趋势不断扩大,耕地保护同时面临着数量下降、质量退化、生态破坏等多重重压。以往我国耕地保护的工作重心基本都放在保证数量,耕地保护的主体主要是政府,达到政策目标的方式主要是强制性的行政命令模式,仅仅依靠行政力量而忽视了农户在耕地保护中的作用。农户作为农业生产的直接参与者,耕地资源的直接使用者,在耕地保护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农户的土地利用行为直接影响了耕地的生产能力、土壤的质量,必须最大程度地调动农户对耕地保护的积极性,激发农户参与耕地保护的主体力量,形成政府政策带动与农户行为响应的上下联动的耕地保护机制,才能切实有效地促进耕地保护。为了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顺应农业发展新形势,2016年我国在全国全面推开农业“三项补贴”改革,即将农业“三项补贴”合并为农业支持保护补贴,政策目标调整为支持耕地地力保护和粮食适度规模经营。新型农业支持保护补贴已经实施近三年,其对于耕地地力保护的作用究竟如何,农户对政策的态度以及行为响应是否达到政策预期目标,是亟待研究的问题。作为边远地区的粮食主产区,新疆粮食生产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而农业支持保护政策的切实有效实施对于新疆粮食生产乃至农业的发展都有重要影响。然而现有文献对于改革后的补贴政策的研究十分欠缺,关于新疆地区农业补贴的研究更是鲜少涉及。因此,本文选取北疆地区重要的粮食主产县奇台县作为研究区域,通过入户调研发放问卷获取数据,了解农户农业生产与补贴实施情况,实证分析农户对奇台县耕地地力保护补贴政策的响应程度及影响因素,由此发现补贴政策实施中存在的问题,提出相关改进建议,从而提升补贴实施效率、促进耕地地力保护目标的达成,同时实现耕地保护与农户受益的双赢。

    一、数据来源与样本情况

    本研究的数据来源于课题组于20188月在奇台县进行的项目调研,对奇台县8个乡镇(西北弯镇、塔塔尔乡、西地镇、吉布库镇、碧流河镇、老奇台镇、半截沟镇、三个庄子镇)进行了入户调研,采用调查问卷结合访谈的方式,以农户家庭为调查单位,共发放问卷390份,收回有效问卷376份。

    ()农户基本特征

表1  农户基本特征

农户特征

人数

占比

性别

341

90.69%

35

9.31%

年龄

40岁以下

51

13.56%

4060

282

75.00%

60以上

43

11.44%

文化程度

小学及以下

73

19.41%

初中

263

69.95%

高中

23

6.12%

大专及以上

17

4.52%

 

    样本农户的基本特征如表1所示。在376个样本农户中,男性占90.69%,女性仅有不到十分之一,大多数农户家庭接受问卷调查的人都是该户家庭的户主,这说明农户家庭中的决策者大部分为男性,女性所占比例很小;样本农户的平均年龄为50.17岁,40岁以上的农户占86.44%,表明研究区从事农业生产的主力人群以中老年居多,调研期间也发现年轻打工,年老务农现象比较普遍;样本农户中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仅有17人,绝大多数人都是初高中文化水平,由于留在农村从事农业生产的多数是中老年人,其生活年代的教育水平本就偏低,因此样本农户的整体文化水平也呈现出偏低态势。

    ()农户家庭特征

    样本农户的家庭特征如表2所示。

表2  农户家庭特征

家庭特征

户数()

占比

务农人数

2人以下

61

16.22%

23

295

78.46%

3人以上

20

5.32%

家庭总收入

10万以下

158

42.02%

10-20

121

32.18%

20万以上

97

25.80%

家庭耕地面积

0-50

101

26.86%

50-100

102

27.13%

100亩及以上

173

46.01%

 

    农户家庭中从事农业生产的人数基本都在3人以下,这可能是由于家庭中的青壮劳动力相比于务农种地更趋向于外出务工;样本农户的家庭收入以中低收入为主,接近五分之四的农户家庭总收入在20万以下;根据《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的说明,规模经营户为一年一熟制地区露地种植农作物的土地达100亩及以上的农户,样本农户中的规模经营户有173户,有接近一半的农户达到了规模经营。

    ()农户补贴获得情况

    奇台县根据新疆出台的耕地地力保护补贴实施方案,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制定了《奇台县耕地地力保护补贴政策实施方案》,方案主要支持种植小麦、玉米、青贮饲料、苜蓿与优势特色农作物耕地的保护,以农作物实际种植面积为依据,具体补贴标准为:种植小麦、青贮玉米、苜蓿的耕地,每亩补助100元;种植正播玉米(用于收获籽粒)的以及特色经济作物的每亩补助18元。调研数据显示,376户样本农户获得户均补贴3.09万元,只有13户农户没有获得补贴,补贴覆盖率达到了96.54%

表3  农户补贴获得情况

补贴金额

户数

占比

未获得补贴

13

3.46%

0.5万及以下

71

18.88%

0.5-1.5

114

30.32%

1.5-3

68

18.09%

3万以上

110

29.26%

 

    ()耕地质量情况

    376户农户中,仅有32户农户根据技术人员的指导施用化肥农药,仅占全部农户数量的8.5%,而完全按照自己经验凭感觉施用的有284户,占全部农户数量的75.5%,其他农户基本上是自己经验结合产品说明书。这表明大部分农户对肥料与农药的施用的相关知识十分欠缺,又没有专业技术人员的指导,单凭自身经验去选择肥料与农药的种类、决定使用数量,有病虫害就打药、土壤肥力低就增加化肥使用量,这种简单粗暴不科学的田间管理方式使得耕地质量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农药对农田生态的破坏增加了产生病虫害的风险,化肥的不合理使用造成土壤的硬化、板结、土壤元素失衡,加剧了耕地地力的退化。有超过一半的农户表示自家耕地有农药地膜残留的问题,同时病虫害多、土壤板结的问题也时常发生,还有部分耕地有不同程度的盐渍化、肥力下降等现象,不少农户的耕地还同时存在多种问题,表示自家耕地质量较好、没有问题的农户仅占17.82%,进行耕地地力保护十分必要

表4  农户耕地存在问题

耕地存在问题

户数()

占比

67

17.82%

土地盐渍化

76

20.21%

土壤板结

146

38.83%

肥力下降

82

21.81%

土地沙化

16

4.26%

病虫害多

154

40.96%

农药地膜残留

207

55.05%

 

    二、农户对耕地地力保护补贴的响应程度分析

    ()指标选取

    耕地地力保护补贴政策的实施旨在引导激励农户切实加强农业生态资源保护,让农户自觉提升耕地地力,更加注重耕地保护,使农户在思想观念有耕地保护的意识,同时行为上将耕地保护落到实处。因此,本研究从思想观念与实际行为两个层面对农户的补贴政策响应程度进行综合考量。思想观念层面,从农户对耕地地力保护的认识、对耕地地力保护的态度两个方面选取4个具体量化指标;实际行为层面,借鉴刘洪斌,王秋兵等[1]的研究,从耕地的种植方式、投入方式与废物处理方式三个方面考虑,结合问卷调查实际,确定9个具体量化指标。选取的13个具体指标如表5所示。

表5  指标名称与解释

指标名称

指标解释

作物种植方式

1=单种 2=复种 3=套种

使用地膜类型

1=有色地膜 2=无色透明地膜 3=可降解地膜

使用肥料类型

1=化肥2=化肥与有机肥混合 3=有机肥

病虫害防治措施

1=高效高毒农药 2=高效低毒新农药 3=生物物理措施

化肥使用量变化

1=增加 2=不变 3=减少

农药使用量变化

1=增加 2=不变 3=减少

秸秆处理方式

1=就地焚烧 2=饲养牲畜  3=秸秆还田

地膜处理方式

1=不处理 2=人工捡膜 3=机械捡膜

土地翻耕深度

1=小于20cm 2=20-30cm 3=大于30cm

耕地保护重要性

1=完全没必要 2=不重要 3=一般 4=重要 5=非常重要

耕地保护意愿

1=很不愿意 2=不愿意 3=一般 4=愿意 5=十分愿意

将补贴资金用于耕地保护

1=很不愿意 2=不愿意 3=一般 4=愿意 5=十分愿意

号召他人进行耕地保护

1=很不愿意 2=不愿意 3=一般 4=愿意 5=十分愿意

 

    ()指标权重与响应度计算

    因子分析法是一种常用的多指标降维计算权重的分析方法。用SPSS软件对这14个指标进行因子分析,采用主成分分析与最大方差旋转法,按特征值大于1提取公因子。结果显示,样本的KMO值为0.834Bartlett球形度检验的卡方值为5507.728,显著值为0.000,因此较适合做因子分析。提取出2个主成分,其方差贡献率之和为94.570%,即能够解释全部13个变量的94.570%,替代性极佳。主成分1(方差贡献率84.642%)的显著指标包括作物种植方式(0.967)、使用地膜类型(0.993)、使用肥料类型(0.993)、病虫害防治措施(0.993)、化肥使用量变化(0.993)、农药使用量变化(0.993)、秸秆处理方式(0.993)、地膜处理方式(0.993)、土地翻耕深度(0.954);主成分2(方差贡献率9.928%)的显著指标包括耕地保护重要性(0.998)、耕地保护意愿(0.993)、号召他人进行耕地保护(0.882)

根据主成分分析的数据结果可以计算出各项指标的权重值,计算公式为:

                            (1)

                          (2)

                             (3)

    其中Tn为提取的每个主成分的特征根值,Sn为每个主成分的方差贡献率,Zi为成分矩阵中每个变量的载荷数。

    根据各项指标权重可以计算出每个农户的响应程度数值,计算公式为:

                        (4)

    其中Xi为第i项指标的原始数值,Wi为第i项指标的权重值,R为响应度数值。

    计算得出376户农户的平均响应程度数值为2.40,最小值1.03,最大值4.06,极值差达3.03,将其响应程度划分为三个等级:1=低程度响应(响应数值 2)2=中等程度响应( 响应数值 )3=高度响应(响应数值 3 )。奇台县样本农户对于耕地地力补贴政策的响应程度如表6所示,整体响应程度一般,响应程度高的农户仅占13.03%,且规模户中响应程度高的农户比例远远高于非规模户。

表6  农户响应程度

响应程度

户数()

占比

户数()

占比

户数()

占比

非规模户

63

31.03%

128

63.05%

12

5.91%

规模户

36

20.81%

100

57.80%

37

21.39%

合计

99

26.33%

228

60.64%

49

13.03%

 

    三、农户对补贴响应程度的影响因素分析

    关于农户进行耕地保护的影响因素,大量学者对此进行了相关实证研究。殷小菲等认为农户对补贴政策的响应主要受到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内部因素,也就是农户固有禀赋的影响,主要包括农户特征,农户家庭特征,耕地资源禀赋等[2];二是外部条件与政策变化的影响。李舟将农户对耕地地力保护的影响因素界定为农户自身因素,耕地条件以及外部因素[3]

    具体来看,农户的年龄、文化程度、家庭劳动力数、务农收入、耕地面积与细碎化程度、补贴认知等都对农户耕地保护响应产生影响。部分学者研究认为,年长农户对土地的生存依赖较强,年龄越大耕地保护响应程度越高[4-5];也有学者的研究结果与其相反 [2]。部分学者认为文化程度高的农户耕地保护响应更强[5-6];但也有学者研究表明,文化程度高的农户对土地的依赖性较弱,外出务工的机会更多,因此文化程度高的农户对耕地保护的投入较低[7]。部分学者认为家庭劳动力数对农户耕地保护行为具有正向影响[8];但也有学者认为,务农人数多的农户家庭反而耕地保护意识较弱,不注重耕地保护[4]。部分学者研究表明务农收入较高的农户家庭,从耕地中获得的收益较多,对种地的依赖度与认同度就越高,越愿意从事农业生产,参与耕地保护的可能性就越大[5]部分学者认为耕地面积越大农户越愿意进行耕地保护[9-10];但也有学者持相反观点,认为一味扩大土地经营规模不仅不能促进农户参与耕地地力保护,反而有反向作用[4,11]。大部分学者的研究结果表明,耕地细碎化程度对农户耕地保护行为有明显的消极影响[6,7,12,13]。农户的政策认知对其耕地保护的响应意愿有显著影响[14-16]

    本文根据调研期间的实际情况,以及调查问卷的内容,选取12个具体变量对农户响应的影响因素进行计量分析。

表7  变量名称与赋值

变量名称

变量取值

变量类型

年龄

实际数值

数值变量

文化程度

1=小学及以下 2=初中 3=高中 4=大专及以上

名义变量

是否有村干部

1=  2=

名义变量

务农人数

实际数值

数值变量

务农收入

实际数值

数值变量

机械化程度

1= 2= 3=

名义变量

土地块数

实际数值

数值变量

耕地面积

实际数值

数值变量

村庄到县城距离

实际数值

数值变量

补贴了解程度

1=完全不了解 2=不了解 3=一般 4=了解 5=非常了解

名义变量

补贴金额

实际数值

数值变量

补贴满意度

1=非常不满意 2=不满意 3=一般 4=满意 5=非常满意

名义变量

 

    由于因变量农户的响应程度为有序多分类变量,即具有逐级递增的有序特点,因此选用多元有序Logistic回归模型对因变量进行分析。有序Logistic回归模型的公式为:

         (5)

    在式中,i代表自变量向量行数;j表示因变量Y的分类;k表示自变量的个数;αj表示常数项;βk为回归系数项。用SPSS软件对问卷数据进行有序回归分析,分析结果如表8所示。

表8  模型估计结果

变量

估计

标准误

Wald

df

显著性

95% 置信区间

下限

上限

年龄

0.22

0.124

3.15

1

0.076

-0.023

0.462

文化程度

0.193

0.092

4.35

1

0.037**

0.012

0.374

是否有村干部

0.6

0.303

3.917

1

0.048**

0.006

1.194

务农人数

0.125

0.096

1.698

1

0.193

-0.063

0.125

务农收入

0.046

0.02

5.28

1

0.022**

0.007

0.085

机械化程度

0.244

0.128

3.629

1

0.057

-0.007

0.496

土地块数

-0.257

0.056

20.76

1

0.000***

-0.368

-0.147

耕地面积

2.697

0.647

17.366

1

0.000***

1.428

1.965

到县城距离

-0.018

0.004

17.688

1

0.000***

-0.027

-0.01

补贴了解程度

0.186

0.063

8.679

1

0.003**

0.062

0.31

补贴金额

1.374

0.078

310.217

1

0.000***

1.222

1.527

补贴满意度

0.252

0.112

5.115

1

0.024**

0.034

0.471

-2对数似然值

1950.41

模型拟合卡方值

571.646 (p=0.000)

Cox and Snell

0.492

    注:******分别表示在10%5%1%水平显著。

 

    模型估计结果显示,农户年龄、文化程度、家庭中是否有村干部、耕地面积、务农收入、补贴金额、补贴了解程度、补贴满意度对农户的补贴响应程度有明显正向影响;而到县城距离、土地块数与农户补贴响应程度有明显负向影响。

    四、结论与对策建议

    ()研究结论

    通过上文的分析,得出以下研究结论:

    第一,奇台县耕地地力保护补贴的实施效果还有待提高,由于补贴标准与补贴方式较之改革前并没有实质性改变,农户仍将补贴视作一种收入来源,政策目标的实际可操作性仍有待加强完善,农户对耕地地力保护补贴政策响应程度并未达到预期,农户响应程度处于中等水平,且不同规模的农户响应程度存在差异,对规模大的农户的激励作用要强于小规模农户。

    第二,影响农户耕地保护响应程度的最主要因素有三个:一是农户的耕地资源禀赋,包括土地块数与耕地面积。耕地多、经营面积大的农户,对农业生产的依赖性较高,耕地的重要性也较强,因此趋向于更加注重耕地地力保护,土地分布零碎、土地块数多、单块土地面积较小的耕地,会加大农户耕地保护的难度,需要更大的投入,使得耕地破碎的农户不愿意耗费人力物力,从而影响其对耕地地力保护政策的响应;二是区位特征,即到县城距离,村庄距离县城的距离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出村庄的交通便捷程度、市场区位优势度以及行政中心的管理辐射强度等,位置偏远的村镇交通不便、距离市场较远、政策影响力减弱,这使得距离县城较远的村庄的农户对补贴政策的了解程度较低,同时获得专业技术人员指导的机会少之又少,从思想认识到农业发展都较为落后,因此耕地保护意识薄弱、缺乏政策响应能力,对耕地地力保护补贴政策的响应度自然就低;三是补贴情况,补贴金额是影响农户响应的最主要因素,相对于农户进行耕地保护的成本来说,补贴的标准目前仍旧偏低,对于农户农业生产以及耕地保护投入的补偿作用比较有限。

    ()对策建议

    基于本文的研究结论与调研发现的问题,提出以下促进耕地地力保护补贴实施的建议:

    第一,实行量化的耕地地力保护标准与规范。现行耕地地力保护补贴政策实质上还是一种普惠式的收入型补偿,这种仅仅与耕地面积挂钩的补贴机制对农户耕地地力保护积极性的激励十分有限,补贴发放给农户之后,农户是否进行耕地地力保护,耕地质量是否有所改善,都缺乏跟进与监督,不管农户是否采取耕地保护措施都能拿到补贴,真正进行耕地保护的农户会有不公平感。因此应制定具体的量化的耕地地力保护成果验收标准,例如每亩秸秆还田的千克数、使用有机肥绿肥的千克数等,有条件的地方还可对耕地质量进行评定,建立一整套耕地地力保护的具体标准,对切实进行耕地保护、达到标准的农户进行奖励,未参与耕地保护、不符合标准的农户少发或不发补贴,从而使补贴的效果更具有靶向性,政策落实更加有效率。

    第二,促进规模经营与耕地地力保护的联动开展,建立差别化的有层次的补偿机制。研究结果表明,规模经营户对耕地地力保护的响应程度相对较高,而耕地地块小、分布零碎的小户的响应程度相对较低,这部分农户经营面积过小、缺乏资金技术的支持,对于耕地保护往往有心无力。因此可以考虑将农地的规模经营与耕地地力保护工作进行有机结合联动开展,鼓励小户加入农业合作社、参与土地流转,同时根据耕地面积与规模设置阶梯式的耕地保护补偿,对于种粮大户、家庭农场给予更多的资金扶持,鼓励粮食适度规模经营。

    第三,拓展耕地地力保护补贴的方式与渠道,丰富补贴类型。研究结果表明补贴金额、补贴满意度等都显著影响农户的耕地保护行为,而调研期间了解到,农户对于耕地地力保护补贴的形式有不同的需求,除了140户农户希望得到资金补贴外,128户表示希望得到优质种子、化肥等农资的实物补贴,108户农户表示缺乏耕地保护的专业知识技术,且大多数农户表示希望政府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不同方式的补贴,单一的资金补贴已经难以满足不同农户的需求。因此,政府可依据当地农户的实际情况,结合财政情况,制定贴合农户需求的补贴方案,将物资补贴(如免费发放一定数量优质种子化肥)、技术补贴(如政府出资邀请相关专家对农户进行技术指导)等新型补贴方式纳入农业补贴当中,帮助农户更好地进行耕地地力保护。

    第四,继续大力宣传耕地地力保护的重要性,加强知识技术培训。研究结果表明农户对耕地保护重要性的认识显著影响其对耕地地力保护的响应,但是由于文化水平有限、知识匮乏,导致许多农户还未能认识到进行耕地地力保护的必要性,或者即使意识到耕地保护的重要性,却没有耕地保护的知识与技术,无法从实践上参与耕地地力保护。因此,政府要通过电视、广播、组织现场专家讲座等多种方式宣传讲解耕地保护重要性以及具体耕地保护措施与相关技术,免费发放相关图书、音像、宣传册等,同时配合安排相关技术人员下乡进村为农户进行实地现场指导、技术培训。

参考文献:

1刘洪彬,王秋兵,吴岩,王大鹏,闫宇闻.耕地质量保护中农户的认知程度、行为决策响应及其影响机制研究[J].中国土地科学,201832(08):52-58.

2殷小菲,刘友兆. 农户参与耕地质量保护行为及其影响因素——以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为例[J].水土保持通报,201535(03):317-324.

3李舟.我国农业补贴政策对农户耕地保护的影响研究[J].改革与战略,201632(08):51-54

4李然嫣,陈印军.东北典型黑土区农户耕地保护利用行为研究——基于黑龙江省绥化市农户调查的实证分析[J].农业技术经济,2017(11):80-91.

5肖建英,谭术魁,程明华.保护性耕作的农户响应意愿实证研究[J].中国土地科学,201226(12):57-63

6陈美球,冯黎妮,周丙娟.农户耕地保护性投入意愿的实证分析[J].中国农村观察, 2008(05): 23-29

7牛影影,邓俊锋,赵凯,孙晶晶.河南省滑县农户政策认知对其耕地保护行为的影响[J].河南农业大学学报,201852(04):648-656

8牛海鹏,肖东洋.情景模拟下粮食主产区耕地保护经济补偿效应研究——基于河南省801户农户的实证[J].干旱区资源与环境,201933(01):58-64.

9谢婉菲,尹奇,鲍海君.基于农户行为的彭州市耕地保护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233(01):67-72.

10樊鹏飞,梁流涛,刘志丹,段朋辉,陈常优.粮食生产核心区不同类型农户耕地保护的认知与行为[J].水土保持通报,201636(03):172-178.

11石志恒,李世平.农户耕地质量保护行为影响因素分析——基于新疆地区农户的样本调查[J].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1214(03):60-65.

12曲朦,赵凯.农户生计资本对其耕地保护行为的影响——基于河南滑县的473个农户样本[J].农业现代化研究,2018(05):808-816

13赵丹丹,周宏.农村土地流转对农户耕地质量保护选择行为的影响研究[J].价格理论与实践,2017(11):54-57.

14刘小春,李婵,朱红根. 湿地保护背景下禁渔政策农户响应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基于鄱阳湖区的样本数据[J].农林经济管理学报,201615(05):586-594.

15张慧琴,吕杰.农户对粮食生产补贴政策认知与规模变动反应研究——基于黑龙江省种粮农户的调查[J]. 农业现代化研究 ,201738(4): 614-622.

16孙伟艳,翟印礼.农业补贴政策对农户农业生产经营意愿的影响探析——以辽宁省为例[J].农业经济,2016(12):118-120.

地址:沈阳市皇姑区北陵大街45-13号 邮编:110032 电话:024-22706630
辽ICP备06001706
你是本站第2825198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