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2-9544  国内统一刊号:CN21-1520/F  邮发代号:8-166  投稿邮箱:dfczyj@vip.163.com
首  页  |  特别关注  |  专题策划  |  理论前沿  |  体制改革  |  财政管理  |  税收天地
县乡财政  |  三农聚焦  |  工作研究  |  财务会计  |  海外传真  |  史海钩沉  |  资讯速递
您现在的位置: 地方财政研究 > 正文信息

黑龙江省金融发展与城乡收入差距动态关联性研究

日期:2018/12/28 9:39:27 来源:地方财政研究2018年11期 阅读次数:372

辛立秋 张璐/东北农业大学;谢禹 王宇/黑龙江省财政科学研究所

 

内容提要: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有助于加快脱贫攻坚战进程,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本文基于黑龙江省1978-2016年数据,建立向量自回归模型,在检验黑龙江省金融发展与城乡收入差距之间协整关系的基础上,采用脉冲响应分析和方差分解法对二者之间的动态关系进行分析。结果表明,黑龙江省城乡金融规模的非均衡发展,加剧了城乡收入差距,其影响效果呈现先增加后减小的趋势,且影响贡献率较大;而金融发展效率的提高会缩小黑龙江省城乡收入差距,但影响较弱;此外黑龙江省城镇化水平的提高和经济开放程度的提高均会加剧城乡收入差距。因此要发展普惠金融、优化金融发展方向、均衡城乡资源,以缩小黑龙江省城乡收入差距。

关键词:金融发展  城乡收入差距  动态关系  VAR模型  脉冲响应

 

一、引言

我国是一个典型的“城乡经济二元结构”国家,城乡经济发展不协调、城乡收入差距较大。虽然近十年来我国的基尼系数逐年下行,2016年已经递减到0.465,但仍高于国际上0.4收入贫富差距的警戒线,成为城乡收入差距较大的国家之一。近年来在国家各项强农、支农、惠农政策的大力扶持下,我国“三农”发展取得显著成效,农业产量连年递增,农业产业改革发展力度不断加强,农村公共服务设施得到改善,农村居民各项补贴和非农产业收入比例快速增加。但是“三农”问题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农业的发展。

2004年至今,共出台15个“一号文件”均着重点出“三农”问题,充分说明农村经济的发展在我国经济发展中位居首要地位,以及解决“三农”问题的急迫性。解决农民问题是治理“三农”问题的首要着重点,而解决农民问题的核心是促进农民增收。十九大报告指出“较大的城乡间区域发展差异和收入分配差距仍然是民生领域短板”。由此可见,城乡间的非均衡发展和城乡收入差距一直是我国政府高度关注的问题之一。解决农民的收入问题,促进农民增收势头不逆转仍然是现今我国必须完成的任务。黑龙江不仅是我国的农业大省,还因其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是日渐繁盛的“东北亚经济圈”中的重要一环。但在黑龙江省生产总值大幅提高、经济快速发展以及居民生活水平极大改善的背景下,城镇与乡村居民间收入差距的问题日益突显出来。而金融在现代市场经济中处于核心地位。因此,研究黑龙江省金融发展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具有一定的政策意义及现实意义。

二、文献回顾

金融发展与城乡收入差距二者间关系分析主要分为两种。一是存在“倒U”型关系。“倒U”型理论是国内外学者关于金融发展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研究上最主要的理论,最早由美国经济学家、统计学家Kuznets[1]通过分析多个国家经济增长与收入差距相关数据分析得出。后来GreenwoodJovanovic[2]通过对金融发展和经济增长以及收入分配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建立GJ模型进行探讨,发现同样符合“倒U”型变化趋势。二是认为二者间存在线性关系,但影响效果不尽相同。Clarke[3]通过对多个国家的面板数据研究指出,金融的进一步深化发展会优化收入分配、缩小城乡收入差距。Haan & Sturm[4]通过对121个国家、31年的数据研究发现,金融发展水平的提高不但会影响金融自由化,并且会加剧收入不平等、扩大城乡收入差距。Golebiowski[5]等以欧洲七国为对象,以金融业就业人数为指标研究发现金融发展与收入差距二者之间存在线性相关关系,但程度受国别因素的影响呈现差异性。刘玉光等[6]从金融发展影响城乡收入差距的传递机制入手分析发现,金融因为非农化与城镇化相脱节的发展加剧了城乡收入差距。温茜茜[7]和李建伟[8]均认为虽然现今我国各区域普惠金融发展水平并不均衡但仍然对城乡收入差距有较显著的收敛效果。

从影响因素分析,国内大部分学者将金融发展作为研究影响城乡收入差距的主要因素基础上。也有部分学者从其他角度进行研究分析:陈斌开和林毅夫[9]认为政府推行优先发展重工业战略会导致城市对劳动力的需求下降,进而减缓城市化进程,农村收入下降,最终加剧城乡收入差距。王亚飞等[10]反而认为城市化和产业结构的变动均加剧城乡收入差距,且产业结构影响效果最大,但会随着结构优化而趋于减缓差距扩大。万晓萌[11]基于省级面板数据研究发现,农村劳动力在区域内的转移不仅会缩小所在区域城乡收入差距,而且还会因为“空间溢出效应”有利于缩小相邻区域的城乡收入差距。马兴超、马树才[12]以浙江省为例研究发现县域旅游产业的发展,会通过增加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进而达到缩小城乡收入差距的效果。邓金钱[13]认为政府主导型经济和人口流动交叉相互作用会对城乡收入差距有较显著的缩小作用,所以应该建立多方位的政策体系。马红旗[14]等从资本—技能互补视角下研究发现,物质资本的积累会通过对城镇地区富集的技能型劳动的依赖和较倾向于城市的教育激励对扩大城乡收入差距产生间接作用。

国外学者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理论研究与实证研究两方面,并且理论研究具有开创性,而实证研究主要倾向于不同国家间的数据分析。国内学者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在国外学者理论基础之上对中国宏观数据或区域省份数据结合国情进行现状分析研究。

三、模型设定与实证分析

()指标选取、数据来源与研究方法

1.指标选取

本文因变量为黑龙江省城乡收入差距,考虑到数据的可获得性,选取城乡收入之比来反映这一变量水平,即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二者的比值。自变量为黑龙江省金融发展水平指标,采用金融发展规模和金融发展效率这两个指标来衡量。前者用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之和与地区生产总值(GDP)之比来表示,后者用金融机构贷款余额与存款余额之比来衡量。在此基础上,因为金融发展并不是影响城乡收入差距的单一指标,所以另增加城镇化水平和经济开放程度两个控制变量来降低虚假因果关系产生的可能性。其中城镇化水平用城镇人口与总人口的比值来衡量,经济开放程度用进出口贸易总额和GDP比值来代表。具体变量说明见表1

1 各变量名称、符号与计算公式

变量名称

变量符号

计算公式

城乡收入差距

TE

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

金融发展规模

FIR

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之和/地区生产总值

金融发展效率

FE

金融机构贷款余额/金融机构存款余额

城镇化水平

URB

城镇人口/总人口

经济开放程度

OPEN

进出口贸易总额/地区生产总值

 

2.数据来源与研究方法

本文数据来源于各年的《黑龙江省统计年鉴》,选取研究需要的数据整理所得,样本区间为1978-2016年,共39年的数据,运用VAR模型进行数据分析检验。

第一步,对已选取的变量数据进行描述性的统计分析;第二步,为了避免所选取变量出现伪回归现象,运用ADF根检验方法来检验时间序列的平稳性;第三步,在平稳性检验成功的前提下,用Johansen检验法检验变量之间是否存在着长期均衡关系并得出协整方程;第四步,通过脉冲响应分析技术来分析自变量和各个因变量间的动态关系;最后一步,采用方差分解法分析不同变量对自变量产生影响效果的强弱程度。使用的软件为EViews6.0

()实证分析

1.变量的统计描述

对本文所选取的变量进行统计描述,结果如表2所示。

2   变量描述统计表

 

平均数

中位数

最大值

最小值

标准差

TE

2.0965

2.1271

2.6620

1.3351

0.3426

FIR

1.6860

1.7126

2.5935

0.9290

0.4184

FE

1.0859

1.0340

1.9077

0.5040

0.4089

URB

0.5013

0.5257

0.5920

0.3588

0.0643

OPEN

0.0988

0.0867

0.1977

0.0046

0.0560

 

2.平稳性检验

采用传统的、精确度较高的ADF单位根检验方法来检验时间序列中各变量的平稳性,以此避免其出现“伪回归现象”,检验结果如表3所示。

3  各变量单位根检验结果

变量名称

检验形式(C,T,K)

ADF检验统计量

5%临界值

平稳性

TE

(C,T,2)

-2.627

-3.544

不平稳

FIR

(C,T,1)

-2.052

-3.540

不平稳

FE

(C,T,0)

-2.929

-3.537

不平稳

URB

(C,T,1)

-1.835

-3.537

不平稳

OPEN

(C,T,1)

-1.217

-3.537

不平稳

ΔTE

(0,0,0)

-7.178

-1.950

平稳

ΔFIR

(0,0,0)

-4.238

-1.950

平稳

ΔFE

(0,0,0)

-5.921

-1.950

平稳

ΔURB

(C,0,0)

-4.144

-2.946

平稳

ΔOPEN

(C,0,0)

-3.725

-2.946

平稳

 

从表3可以看出,原始序列均是非平稳的时间序列,经过一阶差分以后序列均变成平稳的时间序列,所有序列是一阶单整的时间序列。

3.协整检验

虽然在单位根检验中可以发现所有变量均是单整的,但还需要采用Johansen检验法检验是否存在着长期均衡关系。但在协整检验之前,需要判断滞后阶数。

首先,金融发展对城乡收入差距的VAR模型滞后期数的检验结果如下表4所示。

4  VAR模型滞后期数检验结果

Lag

LogL

LR

FPE

AIC

SC

HQ

0

142.5806

NA

1.65e-10

-8.338221

-8.111477

-8.261929

1

289.0640

239.7000*

1.07e-13*

-15.70085

-14.34039*

-15.24309

2

308.6487

26.11304

1.66e-13

-15.37265

-12.87847

-14.53344

3

333.3300

25.42919

2.31e-13

-15.35333

-11.72544

-14.13266

4

360.4312

19.70998

4.14e-13

-15.48068

-10.71907

-13.87854

5

434.1777

31.28637

1.09e-13

-18.43501*

-12.53968

-16.45141*

 

根据表4的检验结果,在显著水平为5%的情况下,LRFPE以及SC三个指标均显示在滞后期数为1的情况下,VAR模型更加合理。

在此基础上,对TEFIRFEURBOPEN这五个变量进行Johansen检验法进行协整检验,结果如表5所示。

5  VAR模型协整检验结果

原假设(H0

迹统计量

5%临界值

P

最大特征值

5%临界值

P

None*

98.8100*

69.8189

0.0001

36.4635*

33.8769

0.0240

Atmost1*

62.3465*

47.8561

0.0013

22.2556

27.5843

0.0916

Atmost2*

30.0909*

29.7971

0.0463

18.8271

21.1316

0.1020

Atmost3

11.2637

15.4947

0.1958

7.8308

14.2646

0.3961

Atmost4

3.4330

3.8415

0.0639

3.4330

3.8415

0.0639

 

检验结果表明,在5%的显著水平下存在1个协整关系方程。得到如下协整方程,括号内为T值。

           8.004   2.913      -6.896   -3.706   2.597

从协整方程可以看出,TEFIRFEURBOPEN这五个变量,在所选取的1978-2015年样本区间内,各个变量间存在长期稳定的协整关系。并且黑龙江省城乡收入差距与黑龙江省金融发展规模和经济开放程度成正相关关系,与黑龙江省金融发展效率和城镇化水平成负相关关系。

4.脉冲响应分析

脉冲响应可以分析出模型中一个内生变量的冲击对其它内生变量造成的影响,也是系统对某一变量扰动做出的动态反应。而VAR模型的稳定性是脉冲响应分析的大前提。采用AR根图可以检验模型稳定性,检验结果如图1所示。

 

1  VAR模型AR根图

所有单位根的位置均位于单位圆内,表明所估计的该VAR模型是稳定的。因此可以进一步进行脉冲响应分析。

2  城乡收入差距受金融发展规模和金融发展效率的脉冲响应曲线

由图2可以看出一是当城乡收入差距受到金融发展规模1个单位的正向冲击以后,在第1期后逐渐产生正向影响,并在第3期间达到最大值,之后逐渐下降,在第9期间变为负值。表明金融发展规模较长时期内加剧了黑龙江省城乡收入差距的扩大,但作用逐渐削弱并有缩小城乡收入差距的趋势显现。二是当城乡收入差距受到金融发展效率1个单位的正向冲击以后,在第1期后逐渐产生负向影响,并在第3期间达到最小值,之后逐渐上升,向零值靠近。表明金融发展效率对缩小黑龙江省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在中短期内较为明显,长期来看,影响效果呈减弱趋势。

 

3  城乡收入差距受城镇化水平和经济开放程度的脉冲响应曲线

由图3可以看出一是当城乡收入差距受到城镇化水平1个单位的正向冲击以后,起初产生负向影响,并在第2期间达到最小值,之后逐渐上升,并在第8期达到最大正值,之后缓慢下降,趋于收敛。表明黑龙江省城镇化水平在短时间内有利于缓解城乡收入差距,但随着时间的推演会逐渐扩大城乡收入差距,但影响效果会趋于平稳。二是当城乡收入差距受到经济开放程度1个单位的正向冲击以后,在第1期后逐渐产生正向的影响,并在第2期间达到最大值,之后逐渐下降,在第6期达到最小值,之后缓慢上升,在第9期接近零值。表明在初始短期内,经济开放程度的提高反而会加剧黑龙江省城乡收入差距,虽然在中期有逐渐减缓趋势显现,但有继续加剧扩大的趋势。

5.方差分解法

通过对城乡收入差距指标预测误差进行分解,分析金融发展规模指标、金融发展效率指标、城镇化水平指标以及经济开放程度指标的冲击对于造成城乡收入差距指标即泰尔指数波动的相对重要性。结果如表6所示。

6  城乡收入差距的方差分解表

Period

S.E.

TE

FIR

FE

URB

OPEN

1

0.169659

100.0000

0.000000

0.000000

0.000000

0.000000

2

0.200267

90.20604

6.729646

1.205875

0.562803

1.295640

3

0.219222

80.17777

15.58797

2.275163

0.714433

1.244666

4

0.232385

72.84426

22.29333

2.929481

0.638352

1.294574

5

0.241405

67.96987

25.89138

3.288388

0.718186

2.132177

6

0.247222

64.95545

27.11826

3.476221

1.113672

3.336395

7

0.250635

63.24622

27.13093

3.571803

1.774434

4.276608

8

0.252478

62.34462

26.81975

3.616812

2.547053

4.671759

9

0.253575

61.81610

26.60309

3.629601

3.270058

4.681148

10

0.254603

61.32402

26.51806

3.616968

3.832909

4.708045

 

由表6可以看出:随着期数的增加,TE指数的方差由其自己解释的比重逐渐下降,FIRFEURB OPEN解释的比重逐渐增强。在第一期,泰尔指数的变动100%由其自身的冲击引起的,但是到了第10期,这一比重下降为61.32%FIR的解释能力由第一期的0,逐渐上升为第10期的26.52%,在自变量中所占比重最大。FEURBOPEN第十期的解释能力较第一期都有所上涨,但所占比重均较少。

四、结论及建议

(一)主要结论

通过采用VAR模型,对以上黑龙江省1978-2016年的数据分析发现,黑龙江省金融发展与黑龙江省城乡收入差距之间存在着长期均衡的协整关系。进一步利用脉冲响应和方差分解对其动态关系进行拟合,得到如下实证结论及分析:

一是黑龙江省金融发展规模扩大是加剧城乡收入差距的较主要原因。从近五年来看,黑龙江省银行业金融机构网点数增长4.2%,其中小型农村金融机构作为服务于农村金融的补充力量增幅为2.1%。但其所占比重由2012年的32.4%下降到2016年的30.7%,农村金融机构的增长率要远小于其他银行业,城乡金融二元结构差异显著。所以虽然黑龙江省金融发展规模扩大,但由于农村地区金融抑制问题的存在和资本的逐利性,导致信贷资金以及从农村地区获得的金融资产更倾向于向拥有更高资本回报率的城镇流动。

二是黑龙江省金融效率的增强会减缓城乡收入差距的扩大。金融发展效率的增强意味着存款转化为贷款的能力增强,而其中农业贷款的用途向农业生产倾斜,会提高农业生产效益,促进农民增收,缩小城乡收入差距。但分析表明影响程度较小,原因可能在于黑龙江省农业存款转化为农业贷款所占比例较小。

三是黑龙江省城镇化水平提高的初期会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原因在于黑龙江省气候条件以及现今大力推行的规模化农业生产,使得土地流转规模逐年递增,农村人口向城镇流动加快,黑龙江省农村居民收入结构中经营性收入逐年缓慢递减,工资性收入逐年递增。同时城镇化水平的提高意味着对劳动力需求的增长,大量农民进城务工,收入提高,减缓城乡收入差距。但是随着产业改革对学历和技术的要求提高,以及劳动力市场逐渐饱和,农村居民大多从事于收入水平较低的体力劳动行业,工资水平增长慢于城镇居民,反而会逐渐加剧城乡收入差距扩大。

四是黑龙江省经济开放程度的提高反而加剧了城乡收入差距。在2016年,黑龙江省农产品出口额为78583万美元,约占出口总额的15.6%。而其中大多为初级农产品,深加工农产品较少。所以虽然黑龙江省经济开放程度提高、进出口贸易高速发展。但对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增加的促进作用高于对农村居民人均收入的影响,导致黑龙江省城乡收入差距的扩大。

(二)政策建议

基于以上实证研究结论及分析,本文从金融发展角度对缩小黑龙江省城乡收入差距有以下建议:

第一,响应国家推行的供给侧改革政策,着力于黑龙江省金融机构结构性改革、体系多层次建设,发展普惠金融。鼓励农商行等中小型农村金融机构或地方性金融机构在吸收农村资金后,着重应用于农村经济发展需求。注重对农村居民就业占比较大的中小型私人企业的金融支持。构建以农村超市为载体的金融服务站以补充贫困落后地区金融网点真空问题。还可以通过县域旅游业、休闲农业模式等其他农村特色项目的打造,吸收城市资金的流入、引导农村资金的回流。

第二,关注新时代农民对金融产品服务的多样化需求。首先创新农村贷款产品,针对不同产业、不同经营方式、不同生产规模的农户推行差别信贷产品。打造农业产品深加工品牌,增强农业企业担保能力、扩宽融资渠道,从根本上提升“可持续性”减贫能力。其次可以拓展金融产品业务,有条件的地区推进互联网金融进驻农村地区,以一站式的金融服务满足农民日益増长的理财需求,均化城乡间金融资源配置。

第三,在现今城镇化稳定发展的前提下,关注黑龙江省城镇的负载能力和新农村建设。不仅要对城乡基础设施建设进行财政支持,还要对农村较薄弱的社会保障、医疗卫生以及教育和就业培训投入资金支持,保证城乡间资源配置的平衡。提高农民对子女文化教育的重视程度,培养“新一代农村人”。

第四,提高黑龙江省农产品市场化水平,提高初级农产品的深加工技术。将黑龙江省农业产业发展方向向国际标准靠拢,提高地产农产品的出口数量。在此基础上,提高黑龙江省农业科技水平和农产品技术含量,加大深加工农产品出口比重,优化出口农产品结构,促进农民增收。

 

参考文献:

1Kuznets S. Economic Growth and Income Inequality[J].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1955,45(1):1-28.

2Jeremy Greenwood, Boyan Javanovic. Financial Development, Growth and the Distribution of Income[J].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90,98(05):1076-1107.

3Clarke G R G, Xu L C, Zou H F. Finance and Income Inequality: Test of Alternative Theories[J]. 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2003,72(3)578-596.

4Jakob D HaanJan-Egbert Sturm. Finance and income inequality: A review and new evidence[J].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2017,50(2):1-37.

5Grzegorz Golebiowski, Piotr Szczepankowski, Dorota Wisniewska. Financialization and Income Inequality in Selected European Countries, 20042013[J]. e-Finanse,2017,12(4):20-32.

6刘玉光,杨新铭,王博. 金融发展与中国城乡收入差距形成——基于分省面板数据的实证检验[J]. 南开经济研究,2013,(05):50-59.

7温茜茜. 普惠金融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研究[J]. 宏观经济研究,2017,(07):47-55.

8李建伟. 普惠金融发展与城乡收入分配失衡调整——基于空间计量模型的实证研究[J]. 国际金融研究,2017,(10):14-23.

9陈斌开,林毅夫. 发展战略、城市化与中国城乡收入差距[J]. 中国社会科学,2013,(04):81-102+206.

10王亚飞,杨寒冰,唐爽. 城镇化、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收入差距的作用机理及动态分析[J]. 当代经济管理,2015,37(03):56-63.

11万晓萌. 农村劳动力转移对城乡收入差距影响的空间计量研究[J]. 山西财经大学学报,2016,38(03):22-31.

12马兴超,马树才. 旅游发展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效应与机制研究——基于浙江省52个县的面板数据分析[J]. 华东经济管理,2017,31(01):13-22.

13邓金钱. 政府主导、人口流动与城乡收入差距[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7,27(02):143-150.

14马红旗,黄桂田,王韧. 物质资本的积累对我国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基于资本—技能互补视角[J]. 管理世界,2017,(04):32-46.


【返回】 【打印】 【关闭】